弹簧气枪原理结构图

2017-01-19 12:21:00 新华网
摘要弹簧气枪原理结构图☆咨询QQ:2684928268☆提供最先进国产、原装、进口货,服务水平一流,多年的从业经验,用户的一致好评!

  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

  [环球时报记者 张妮]曹德旺看上去憨萌,但实际上,这位全球最大汽车玻璃企业的董事长魄力十足,创造了很多第一次。他执掌的福耀集团前身是福建第一家乡镇承包企业;1984年成为中国首家汽车玻璃制造商;2004年,福耀成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第一个反倾销诉讼成功案例。最近,他的一句话引发了一场中国税负大讨论,甚至被人怀疑要“跑路”美国。处在风口浪尖的曹德旺8日现身人民日报社,不管是在“海归中国梦年度盛典”上做主题演讲,还是在被媒体包围的采访间,他都镇定自若,憨厚的笑容和浓重的福建口音透着亲切质朴。不过,一开讲,他的气魄又出来了。“企业家是一个很高尚的称谓,追求的是一种境界,堂堂七尺男儿因为贪图享受就跑?”曹德旺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。

  国家十分重视企业税负问题

  环球时报:您关于中国制造业综合税费比美国高35%的言论引发了一场大讨论。李克强总理近日回应称,中国企业的非税负担过重,制度性交易成本高。您怎么看这场讨论?

  曹德旺:我的言论受到中央领导的关注,作为小民百姓来讲,真是很受鼓舞。作为政协委员,我也在提案中反映过美国的税比中国低。去年3月,我在两会提案中将两个国家税负列表比照,目的是提升国家的竞争力。国家很重视,两会刚结束,有关部门就到美国调研。当然,因为涉及面广,影响面大,我相信各方要做全面评估,解决方案也不能仓促出台。

  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,我们每个人都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负责,这不只是政府的事。要想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,就要培养每一个人的自信。首先你要对政府有信心,要去相信人家在做工作。GDP这个指标在国外只有百分之一或二的增长,都没人提。我们这么大的国家,经济增长这么快,每天都有许多事要解决。

  环球时报:因为计划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,您被一些媒体说成要“跑路”,真实情况是怎样的?

  曹德旺:我什么时候跑了?跑到哪里去?去干什么?我爱我的祖国是因为幼时我妈跟我讲,子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,堂堂七尺男儿因为贪图享受就跑?10亿美金不是今天决定投资的。福耀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走出去。我们是做制造业的,从培养企业全球品牌供应链角度必须在国外建厂,没有投资怎么实现这个能力?这几年我们每年对固定资产投资二三十亿到三四十亿不等。比如为实现2018年的增长,2017年就要将工厂建好,今年我们会在德国建厂。我们是全球汽车玻璃最大的制造商,是全球工业链,必须在世界建厂。

  我认为,企业家的生意没有国界,但企业家本身有国籍。最近有人问我关于企业家移民的问题,我跟他们讲,你们放心,真正能成才成家的人不会移民,因为他们不是为了钱或者过安逸日子就去移民。企业家是一个很高尚的称谓,他追求的是一种境界、一种精神、一个人的完整人格。以我亲身经历为例,1995年,我做公司非常累,好不容易把股票卖掉大部分,套现了几百万美金,当时我就想去美国养老,我们全家都办了绿卡移民美国。结果外方合作伙伴做了几年做不下去了,为了员工利益和股东权益我又回来做。2005年我做成功了,那时我意识到,我不能走了。因为我原来只是一个小老板,只要对国家无影响,什么地方都可以去。但后来把企业做大了,成为全球同行的前列,性质变了,这时候我意识到,将来福耀是中国汽车玻璃的代名词。这个企业是中国人的,如果移民到美国,资产就随着我到美国。所以,作为创始人,我必须回去。我的子女也全部取消绿卡搬回中国。小老板将来可能书写行业发展史,我必须为自己的历史负责。那时我考虑的不是个人安逸问题,而是怎么为国家负责。

  警惕中国工厂找不到工人

  环球时报:宗庆后认为,虚拟经济做过头了,把实体经济搞得乱七八糟。马云称,不是实体经济不行,而是你的实体经济由于缺乏开拓精神和创新精神不行了。在您看来,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是对立关系吗?

  曹德旺:马云跟宗庆后都是企业家,而且都是浙江人,这个问题留给他们去争论是最好的办法。您问我这个问题,我建议大家去查一查美国的历史,美国上世纪70年代实施了去工业化。去工业化,那么做什么?培养华尔街、硅谷、好莱坞啊!后来美国人觉得搞错了,因此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,奥巴马提出要恢复制造业大国的口号。今天的美国税很便宜,为什么?因为它劳工很贵。上世纪80年代开始,美国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很少人去制造业,都跑去华尔街、硅谷还有好莱坞。现在,我去帮它恢复制造业,去招募干活的人,结果发现,今天的美国年轻人还是不想到工业企业做。我想,完蛋了,再过十几年,中国如果也像美国那样,中国企业在第二代、第三代接班时也找不到工人了,我真的感到那时天要塌下来了。

  环球时报:作为“中国首善”,您的慈善理念是什么?

  曹德旺:有人问,曹德旺到底捐了多少钱?我说超过80亿人民币现金。我还在家乡建了公园、公路、综合科技楼。企业成功后我赚了很多钱,这些钱要捐献给社会。河仁基金会的资金去向透明,每年收多少钱,付多少钱,跟证券公司一样是公开的。

  我们的国家经历了30多年改革开放,已发展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但有一个新的矛盾浮出来,那就是贫富两级有进一步分化的迹象。借助投资美国的机会,我对该国调研发现,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强国,美国不仅注重发展经济,更关注社会和谐。经过近百年的努力,他们建立了一个成熟并行之有效的社会救济服务系统,这个不足3.5亿人口的国家拥有各类慈善机构200多万家,其中80%是企业或企业主家族出资成立的。这让我回想起父亲以前曾告诫的:有福者,必须先有量,福是从气量中求的。父亲还说,草没有心不会发芽,因此人必须要有良心。人的心有感恩之心、孝心、忠心、慈悲心等20多颗心,有多少心可以做多少事。做人首先要有感恩之心。福耀在全球9个国家都有企业,全世界知名品牌汽车厂都是我的客户。这是国家给我的,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,我很感恩国家。

  从玻璃感悟出的人生之道

  环球时报:您14岁辍学,做过放牛娃、卖过白木耳,当过工地炊事员。如今成为跨国公司的董事长。您的成功和自信是如何一步步建立起来的?

  曹德旺:自信必须有良好的心愿、正确的追求、海纳百川的胸怀。自信还是不断完善的过程。1987年我们去芬兰一家公司接受技术培训。那时公费出国,国家每天补助90美元生活费(含住宿费)。如果每天省吃俭用,半个月下来,回国时就可以给家里带回一个小家电,比如照相机等。所以,当时很多出国考察的中国团队,出国前一定自带方便面,希望当地华人或接待方多请吃几顿,节省开支。但我了解过,如果不买东西,每天90美元足够我们在芬兰的开销。因此,我规定大家不许带方便面,也不要外国人请吃饭。不要为了什么劳什子电器在国外把自己搞得太狼狈。洋人不知道我们每个人的名字,但知道我们是中国人。一个人要有人格,一个国家同样要有国格。国家形象是靠每个中国人自觉努力去维护的。我们团在赫尔辛基的20多天,每天专心致志搞培训,尽可能多地学知识,从来不要求卖方安排宴请或旅游。临走前,那家公司的总裁主动要请我们喝鸡尾酒。我问为什么,他说,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为中国未来做玻璃的人。

  我把一家乡镇企业发展成跨国集团,自己从一文不名的贫苦青年成长为董事长,真可谓天道酬勤,这让我深刻体悟到“发展自我、兼济天下”的真实意义。我前年写了一本传记《心若菩提》,记载了自己的创业过程,里面的人都是真名实姓。我希望给年轻一代提供一些可借鉴的东西,以报答我们的国家。  

  结语:结下半生缘的玻璃给了曹德旺不一样的人生感悟。在《心若菩提》中,他做了一个颇有深意的比喻。受到外力撞击后,普通玻璃破损处锋利如刀,而汽车安全玻璃化作豆粒大小的碎片,不伤人。使用真空镀膜技术的高档汽车玻璃,即使玻璃破碎,膜还附着其上。有先哲将世界称为“名利场”,古往今来,名利场下埋葬多少英雄好汉?名利之科学,取得有如真空镀膜技术。虽沐“名利场”中,却钝化气场辐射。似有若无,于在或不在之间,是谓道。